快捷菜单

detailed

详细信息
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

酒厂老板酒瓶印失踪儿童信息 有寻亲家庭找上门来求助

时间:

前几天,重庆某酒厂负责人肖独峰对自己的产品做了大调整:酒厂联合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及其旗下宝贝回家寻子网,拿出11万余瓶定制小酒,将走失孩子的信息印在产品的外包装上,拟发布1000条失踪儿童的信息,以此帮助他们找到回家的路(早前报道>>上游深阅读丨男子花100万在酒瓶上印“寻人启事”找失踪儿童:孩子们,妈妈在等你们回家过年)。可是事情后来的发展,却着实让肖独峰的心境有些“大起大落”。

质疑声差点逼他放弃


19日上午,在肖独峰的酒厂,记者看到了这些印有走失儿童信息的包装盒——白色的背景,上边百分之六十以上的空间都用来放置孩子的照片、走失信息等。整个包装看起来严肃朴实。一眼望去,注意力并不在酒上,而是在孩子的脸上。 


“这包装,咋个卖?全靠爱心来帮忙?”


“马上要过年了,买酒的图喜庆,这样怕是有些煞风景。”在酒的装货区,两个运输公司的送货员还在闲聊。不加入任何情感色彩来说,他们俩说的确实是大实话。在酒厂,我们看到了此前的产品外包装:定位年轻人,包装多样而新奇,有的主题是怀念童年,有的则是感恩父母,无一不是将设计元素贴近到年轻人,在包装上突出主题。对比现在的“寻亲”包装,甚至让人觉得完全是两个厂家生产的产品。


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——就在肖独峰把第一批“寻亲酒”推出后,行业内马上有了异样的声音。有同行说,这种行为本质上还是营销策略,而且很失败——指望消费者用爱心来买单,这无异于乞讨!还有人说,打公益牌,却没有考虑到自己公司的规模和影响力,这完全是在自己家里扶老太太过马路——白费劲。甚至还有声音说,利用失踪孩子的信息来包装酒,这是赤裸裸的“道德绑架”。


随着行业内各种声音越发强烈,在公司内部,也开始有了反对的声音。有员工提意见,觉得做公益就是做公益,和营销是两码事,完全可以去捐钱,何必做这种既“不专业”,又得不到任何好处的事情。那几天,“炒作”、“失败营销”这些关键词萦绕在肖独峰身上,让他整夜整夜的睡不着。

“我难过的并不是酒卖不出去,而是没人理解!”没人相信,肖独峰这样做的意义,真的是想通过自己的力量,帮助这些支离破碎的家庭和漂泊在外的游子。


善意被误解扭曲,甚至变成笑谈和恶名。这样的结果,让肖独峰觉得很痛苦。

留言录上的那一片光明 指引他坚定自己的善行


要不要放弃,这个问题,肖独峰思考了两个晚上。


就在他准备召开公司会议研究是否放弃时,他突然觉得,是否应该看看线上平台买家的留言。“我当时,也是做好了被骂的心理准备。”肖独峰说。


当他打开销售平台的留言录,眼前的电脑屏幕,却在他的脸上照出了异样的光彩。“第一条留言,我反反复复看了好多遍,越看越想流泪。”肖独峰将电脑打开,向记者展示了那段留言,内容如下:

微信图片_20190121111220.jpg

△消费者留言


“肖独峰,记住了。20元一瓶的酒公益捐赠就8块多!还能说什么?......说炒作的,希望我们这个社会多一些这样的炒作,我希望天天被利用!”


简单直白的一段话,表达的意思也很明确,支持、鼓励他继续。继续往下看,有的客户特意将买来的寻亲酒摆在店里的显然位置,并且拍了照片发来,希望他继续做下去;有的客户表示,希望能够订几十箱寻亲酒,作为公司年终的礼品,发给每个员工;还有一位客户,表示要订下20箱酒,在他的婚礼上招待客人,并让客人把包装带回家,广泛传播......

微信图片_20190121111317.jpg

△网友留言


“这样的包装,确实不好卖,老板还把赚来的利润全都捐出去,也许对于大厂商来说,还能称得上是营销模式,但对于一个小酒厂来说,这确实是一大善举,而且无利可图。”也有业内人士,对肖独峰的行为充满了敬意。几乎所有的留言都表示一个意思:这,不是炒作,而是行善,是真正的公益!


看过留言后,肖独峰合上笔记本电脑,沉默了好一会儿。两分钟后,他平复了心绪,然后取消了公司会议,向酒厂的厂房走去。


“他们让我懂得,不该再为做不做而纠结彷徨,而是该为如何做好,如何帮忙而继续努力。”


“毕竟,还有那么多的失亲家庭,在等着我们的帮助。”


寻亲酒瓶推出后 有人专门来寻求他的帮助

微信图片_20190121110816.jpg

△李文娅拿着儿子(黎明 )的照片


随着寻亲酒的推出,不少寻亲家庭也了解到了这种寻亲模式,还有人打电话联系了肖独峰的酒厂。李文娅就是其中一位。1月19日,记者与肖独峰一道,来到家住南川的李文娅家中,了解她的寻亲故事。


李文娅是重庆市南川区南平镇人,与丈夫黎祥昌于1991年经人介绍结婚,1992年生下儿子黎明(小名优优),经过两口子的努力,几年后在南川县城买了住房,一家人过着幸福宁静的生活。然而意想不到的是,噩梦却降临到了这个幸福美满的家庭。


2003年4月8日下午一点左右,儿子和往常一样背着书包上学。当时儿子已经12岁,就读于南川隆化一校六年级二班,从家里到学校只有10分钟不到的路程。


下午3点多,老师打电话来询问孩子为何没有到校上学,李文娅马上联系全家人找遍了城区所有网吧、娱乐场所、车站,均没发现儿子的踪影。晚上,一家人到派出所报了案。


据李文娅介绍,儿子从未进过网吧,游戏厅等场所,也从未与社会上不三不四的人来往,是一个公认的品学兼优的好孩子,他会到哪儿去,根本没有头绪。


就在她到处寻找的时候,等候在家里的人接到一个由重庆打来的陌生电话,称儿子在他的手里,要现金五万元赎人,稍后告诉我们银行卡号。李文娅赶忙把这一情况向公安机关做了反映。


据公安机关后来的调查说,绑匪在成都欺骗了一名叫朱兵的出租车司机,用他的省份证办理了银行卡。绑匪作案手法高明,具有相当强的反侦查能力,在成都二环三环等地变换着用公话打电话勒索。


后来,据朱兵描述,绑匪身高170CM左右,带眼镜,络腮胡,左手臂上有刀痕,四川口音。五月下旬,绑匪转入重庆,在江北,磁器口一带继续打电话,其间又欺骗一位老年棒棒办理了一张银行卡,并押着孩子和李文娅通过电话,取走了李文娅打到卡上的现金。一直到当年6月初,绑匪在重庆打来一个电话,说了一句“差点抓住我”后挂断,自此儿子音讯全无。。


李文娅说,每晚她都以泪洗面,夜不能眠。自己和丈夫也曾北上北京,南下广东的寻找,可是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,仍旧没有孩子的消息。


李文娅说,据嫌疑人模拟画像,绑匪2000年前后在南川专偷卖摩托车,小名“华二” 。


失踪儿童信息


姓名:黎明 


性别:男 


出生日期:1991年6月15日(农历) 


失踪日起:2004年4月8日 


失踪地址:重庆市南川区西门桥至隆化(从家到学校的路上) 


失踪人特征描述:右脸上有颗黑痣,左脚有一伤疤,有缝过几针。失踪时上身穿天蓝色衣服,牛仔裤,红色拖鞋。 


失踪经过:2004年4月7日中午吃过午饭,大概1点左右,孩子从家到学校上学,3点多的时候老师来电话说孩子没有去学校,从此失踪。 


其他资料:从家到学校大概5分钟的路程。当时孩子读小学六年级,毕业班。家里就三个人,只有他一个孩子,平时和一个表姐玩的比较好,表姐比他大三个月。孩子最喜欢外婆,从小是外婆带大的,知道外婆名字叫罗于淑。喜欢姑姑,姑姑叫黎祥玉。当时家里是楼房,木头建的,孩子家是住在四楼。 


联系方式:1840533(宝贝回家QQ接待群号码),或联系本报966966热线。


上游新闻记者 景然


责编郑亚岚